挂铃铛4小时逼吃草‧2学生不堪羞辱哭泣

2020-07-11浏览量206 收藏量530 766热度

挂铃铛4小时逼吃草‧2学生不堪羞辱哭泣(霹雳‧怡保25日讯)两名把儿子送入华小就读四年级的异族家长声称,儿子因没有完成英语作业而受罚,老师不但以铃铛繫在儿子颈项逾4小时,对方甚至在休息节时段到课室外拔草,再拿回班上吩咐儿子吃掉它。这两名学生今年10岁,分别是巫裔及印裔穆斯林,他俩就读美罗宋溪一间华小,週四受到英语老师处罚。期间,两名学生的班主任进入课室教书时,还询问众人说:“为何班上多了两只牛?”结果引起哄堂大笑,过后还一直被同学取笑;两名同学因受到羞辱而哭泣,也不敢在下课时间到食堂用餐。下课不敢到食堂用餐两名学生的父母週六通过巫青团召开记者会,揭露此事,并要求教育部及校方将这名英语教师调走。这名男性英语老师现年26岁,他被指处罚两名学生,从早上9时开始,将铃铛繫在两人脖子上,直到中午1时30分放学才解下,否则每人各鞭10下,也必须在完成作业后才获准回家。其中一名受罚男生莫哈末纳士威德声言,当教师要他和另一名同学吃草时,他回应:“牛在斋戒,不能进食”(lembu puasa,tak boleh makan)。莫哈末纳士威德的叔叔莫塔信指出,据他所知,当天班上共有4名学生没有完成英文作业,另外两人是华裔。他说,他对此事感到非常不满,为何只有两名异族学生受罚,这是不公平的做法,也并非一名教师正确的处事手法。“孩子被罚在脖子繫上铃铛前,他俩已被鞭打两下,不料老师还惩罚他俩必须在颈项繫上铃铛,更离谱的是,在过后的休息时间,老师还回到课室叫两名学生吃草,这是非常过份的做法。”不替孩子转校盼调走教师另一名受罚的学生是莫哈末依萨伊克巴,他的母亲雅丽斯对于有关教师的做法感到十分失望和伤心。她说,当初选择把孩子送到华校求学,是希望孩子多学一种语言,没想到如今却发生这样的事件。两名学生的父母週五到警局报案,并表明不会替孩子转校,而是希望教育部和校方可以把涉及此事件的英文老师转调他校执教。黄家泉促外界勿干涉丹绒马林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黄家泉指出,涉及的学生家长与教师已在警局解决,外界勿干涉,以让校方、教育局处理,而且这是一起个别的事件,希望外界人士不要干预。他强调,有关教师并没有餵学生吃草,而是以有趣的方式教育学生,同时教师在警局已向家长道歉,家长也接受,事件已解决。黄家泉也是马华总秘书,他週六出席怡保斗母宫新春布施活动后,受到记者询问此事时,当场拨电话向校长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他说,风波于週四发生,双方隔天已在警局解决问题。黄家泉促请校方和校长方面,在处理处罚学生的事情时,要特别谨慎,校长要清楚交代教育局给予的指南。他希望外界人士勿干涉学校的运作,如果校方过于谨慎处理的话,会使老师在教学过程中面对困难。有时候,教育学生需要用到一些创意或者趣味的方式。他认为,由于警方已作出调查,巫统方面应该向警方取得正确的讯息。警局报案相遇教师道歉莫塔信透露,他週五到警局报案时遇见处罚侄子的老师,对方在受询时给予道歉,并解释说另外两名学生患病,也有医生证明书,所以才没有惩罚他们。“那是不合理的解释,侄子也患有哮喘病,况且在脖子繫上铃铛并不是一项激烈运动,为何只处罚他俩,其余两人则可豁免?”他不满这名教师事后拍下学生的照片,拿到其他课室向学生展示,并恐吓他俩说,将会把照片上载到面子书。莫哈末纳士威德的母亲茜蒂认为,有关教师的做法非常过份,当天她到学校接送孩子放学时,被告知孩子未完成作业而被罚堂直至做完功课为止。“我发现孩子从休息节一直到下午都没有进食,觉得十分担心,因此坚持把他接回家。”王赛芝斥惩罚方式不当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王赛芝指出,无论学生犯了甚幺错,老师都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惩罚学生。“在教育系统里,有错要罚,做对也要嘉勉,但以这样的方式惩罚并不当。”王赛芝週六在怡保出席霹雳州马青分团举办的公共服务委员会招聘公务员说明会上,在受询时这幺回应。她希望这起事件不要被恶意渲染,需查证真相,以免挑起种族之间的矛盾。巫青斥教师做法过份丹绒马林区巫青团团长阿敏声称,他们并非要挑起种族课题,但有关老师的做法太过份,是一个负面教材,身为一名教师,责任是要教好每名学生,而不是令学生蒙羞。“我促请教育局和校方将这名教师调走,以免对两名学生的心理造成阴影,以及影响他们的上课进展。”有关华小的房姓校长接受媒体电访时,表示校方不方便发言,并透露这名英文教师仍继续上班。开玩笑方式鼓励学生向上黄家泉提到,这名26岁的英语教师刚毕业出来投身教育界,是一名勤劳尽责的老师,他给予学生回家做功课,如果没有交功课就要受到惩罚。“没有准时交功课的学生当中一名是华裔女生,由于女生患有学习缓慢症状,老师没有处罚她;至于两名受到处罚的男生,身上被戴上音乐课使用的铃噹和夹子,以趣味玩笑的方式处罚他们。”“在下课时间,由于两名学生身上繫上铃铛而害羞,不敢踏出课室,于是老师採草进入课室,劝告学生努力向学,不然以后难以找吃,最后需要吃草。”黄家泉向校长了解后得知,这名教师并没有餵学生吃草,他只是用一种开玩笑的方式鼓励学生。“有者回家把此事告诉家长和亲戚,其中一名家长向警方报案,教师于是被传召录取口供,后来警方也直指事件已解决。”‧2014.01.2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