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如何说「亚洲」

2020-05-29浏览量627 收藏量471 319热度

photo :wiki author : Art Comments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如何说「亚洲」

2014-06-20|撰文者:杨天帅

从全球化(globalization)与在地化(localization)的角度看,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是弔诡的—MCH Swiss Exhibition (Basel) Ltd.从管理生于1970年的瑞士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扩展到2002年的迈阿密海滩(Art Basel in Miami Beach),继而于2011年购入香港的Art HK,把它更名为「Art Basel in HK」后,正式建立了足以覆盖全球的艺术网络。一个展厅看尽环球艺术、39个国家的画廊共冶一炉—艺术展本身就是艺术生态全球化的见证。这三个分别位于欧洲、美国及亚洲的展会,知名艺术家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大藏家亦是那几人,买家、卖家与商品都大同小异,同样亦证明了艺术全球化的现象。

儘管如此,三个艺术展却又力图强调各自的在地价值。无论是认真视之为营运方针也好,纯粹出于市场营销考虑也罢,不管如何,主办人确实声称三展理应「各有其地区性意义」(摘自展会新闻稿)。巴塞尔专责的是欧洲,迈阿密海滩展览专营美洲艺术,香港方面则着力于亚洲及亚太地区。

在刚过去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中,「亚洲及亚太」这个概念是怎样呈现的呢?若把展会的官方文案、布展设计以及中外媒体的报导与论述当作文本(text)阅读,可得出不少趣味发现。

(一)艺术展的四人总监团队中,史毕格勒(Marc Spiegler)的职衔是「总监」、雪恩霍泽(Annette Schönholzer)的是「发展策略总监」、法颂恩(Marco Fazzone)是「资源及财务总监」,而伦夫洛(Magnus Renfrew)则是「亚洲总监」,负责「领导香港展会的发展并加强亚洲地区在各巴塞尔艺术展活动之参与程度」。似乎只有亚洲需要特别被关注,一如身体孱弱的病人或者不听话的顽劣小孩。

另外,虽然展会强调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关注範围是「亚洲及亚太区」,然而伦夫洛的头衔却不是「亚洲及亚太总监」,而只有「亚洲」。似乎在职衔名义上,主办单位选择把亚太部分放弃。

(二)展览特设「亚洲视野」(Insights)部分,展出共47个亚洲及亚太地区艺廊的策展项目,「呈献个展,独特的历史作品,及主题鲜明的群展」。该展区设于会场心脏地带,独一无二地以粉红地毡划分,「深入浅出地勾勒了区内艺坛发展的概况」。主办单位如此铺张,显然想强调他们对亚洲的重视。另外,实际上「亚洲视野」里面也有亚太区如澳洲画廊,只是名义上没它的份。

(三)今年巴塞尔艺术展放弃每展一图录的策略,改为发行一本通行的《Art Basel | Year 44》刊物。全书当然用英文写成。总监史毕格勒的前言则先后以英、德、西、法、义、繁体中文及简体中文翻译刊载,日语、韩语欠奉,也就莫说印尼语、泰国语。

(四)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连番强调合共245家参展画廊中,「超过一半参展艺廊于亚洲及亚太地区拥有展览空间,包括24间于香港拥有展览空间的画廊参与,充分显示巴塞尔艺术展致力展现区内的一流艺术品」。间接回应了香港文化艺术界近年对MCH入主ART HK后,可能导致展览失去本土焦点的担忧。

(五)多家外国传媒如artnet、《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等均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形容为西方画廊接触亚洲藏家的大好机会。《纽约时报》5月15日的报导第一句便写道:「We are about to enter the Asian Century」(我们即将迈向亚洲世纪),理由是今年中国购买力可能超越美国。至于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似乎可有可无。中国成了亚洲的代言人。无独有偶,国际版《The Art Newspaper》巴塞尔艺术展特辑5月15日至16日号头条,亦专门谈中国艺术生态转变,配图是艾未未于2006年创作的《中国地图》。

综合上述五点,不难发现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刻意展现自身对「亚洲及亚太区」的关注。唯其中他们特别偏心亚洲,亚洲里面又特别偏心中国,有时甚至在论述中有意无意混淆三者概念。箇中原因则被外国传媒揭破:中国大陆经济实力雄厚,藏家成为画廊觊觎的猎物。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最大的吸引力,一方面是为外国参展画廊带来接触新客户的冀盼,另一方面则是为「亚洲及亚太区」画廊提供打入国际市场的愿景。

说到底都是利益。为把艺博会包装成「亚洲及亚太区」盛事,而又同时保障欧美业界的利益,巴塞尔艺术展巧妙地在第四项把「亚洲及亚太地区艺廊」置换成「亚洲及亚太地区拥有展览空间的参展艺廊」,让外国大行如佩斯(Pace Gallery)、贝浩登(Galerie Perrotin)、高古轩(Gagosian Gallery)等可以纳入其中,从而算出「超过一半」的数字。但拥有一个展览空间能代表什幺呢?它展示的是亚洲艺术吗?它的管理人是亚洲人吗?它们懂得—甚至只是关心—亚洲文化吗?还是只是一心落户,好让自己将来多赚中国藏家的钱?

怪不得人,艺博会就是一个商业游戏。没有画廊会在艺博会以学术研究的态度布展。负担着几乎等于画廊全年开支的展览费用,画廊在艺博会的目的只能有一个:卖出最多的作品,赚得最多的钱。没有人会傻得在巴塞尔艺术展内试图参透亚洲艺坛发展。一如想学煮拉麵,你会去拜师;想当拉麵食评家,你会花上一年半载试尽不同种类的麵,记录并整理它们的特色。这些做法都可以令你成为专家。但只花上一两天时间在拉麵美食广场逛两圈,则什幺也成不了。艺博会就是这幺一回事。

然而即便在商言商,所谓「亚洲及亚太区」是否只能沦为某种买卖符号?除此以外,它还可以是什幺?我不是说身为亚洲人、华人,所以要为中华文化争取话语权,因为民族主义并没有非拥抱不可的意义。我只是好奇,中华文化数千年,难道在当代艺博会的语境里面,除了市场就无法作出一点贡献,提出一点崭新可能?当全球的巴塞尔艺术展都大同小异,从场地安排到平面设计,一式一样,难道「亚洲及亚太区」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就不能有一点特色?甚至反过来为全球巴塞尔艺术展带来进步的启示?

谈到这里,有朋友问到一个有趣的问题:「一个诞生自中国文化的艺博会,会是怎样的?」当然答案已不可考,因为艺术全球化已经是扭转不了的事实。

儘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发问,要思考,从而为既成的艺术生态缔造更多崭新可能。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想把艺术活得更好、把世界活得更好,仅此而已。


REFERENCE

今艺术首页
今艺术杂誌试阅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