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遮住党徽才是政党政治

2020-07-02浏览量125 收藏量744 973热度

如果遮住党徽才是政党政治

学习使用工具,探究人与阅读的化学变化,努力成为智人。

图片截自TVBS 11/12新闻画面

连胜文近日提及政党政治是西方国家民主传统的基础,虽不见得完美,但一定有其道理。他说的没错,政党本身所代表的,并不只是选举时分配资源,而是在道德层次上担负更高责任,以政党为出发,为人民谋求福祉。

但他自己却无视竞选团队所共同担负的政治责任,放任幕僚抹黑他人,自己再撇得一乾二净,完全玷污了政党政治的良善立意。然,切割功力一流的他终将遭逢实力更为坚强的高手:「国民党」嘉义市长候选人陈以真,她切割的不是幕僚,而是「国民党」。

陈以真竞选广告上完全看不见中国国民党字样及党徽,当地网友便发动「投陈以真就是支持马英九」的广告看板计划,陈阵营对此行动发出抗议,但实在尴尬,想必更尴尬的,是总统兼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尤其他上週末才又被陈放了鸽子。嘉义市泛蓝人士的反弹声浪甚至逼得总统得特地再到嘉义一次,只为在众人面前与陈以真并肩吶喊,演一场团结同心的好戏。

如周星驰电影经典台词「就算杀了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所阐释的,陈以真并不是唯一一个切割国民党党的人。全台各选区,许多国民党参选人,想方设法切割因食安问题、服贸问题所造成人民普遍反感的马政府,在他们的竞选文宣上看不见一枚党徽,顶多出现一片蓝色背景,或是连参选背心上也都除去国民党字样,深怕民众看见了起反感,而把票投给对手。

回头看看这些彷彿党徽充满羞耻,而必须遮遮掩掩的参选人,就算在地服务做得再好,也都展现了台湾人最为投机的一面:「只想拿到好处,却害怕担负责任」。就算是政党政策代表团体合作,这些人想必也不会服从规则,因为他们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爱吃搁假细二。

如果害怕政党形象带来的负面观感,何必在一开始就争取党内提名?

他们早清楚在政党保护下,参选时绝对有资源以及配票的好处,但贪图好处又怕选民嫌髒,根本是卑鄙投机,不仅辜负选民期待,更是践踏民主社会政党政治的崇高理念,与包装不实摆明诈欺的商品,有何两样?

在嘉义选民发动「帮陈以真找回党徽」运动之后,全台各地纷纷仿效,随时都能看见(看似无党籍参选、修图修得很专业,看起来充满希望好央叫又真骨力的)候选人竞选文宣上被贴了一张又一张的「票投我就是支持马英九」贴纸。

有人贴,就有人撕,看着文选品上的贴纸残胶斑驳丑陋,除了为一个党主席竟然落得此番田地而不值,彷彿也看见了这些支持者们各自的人生。他们除非始终拥有利用价值,否则在这些竞选高手眼中,不过只是苍白如卫生纸一般,用完即丢。当香港公民为了一张选票而被警察喷辣椒水、投掷催泪弹,这些人视选票如玩具,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选择权还在手上,白白糟蹋了这宝贵的价值。他们不会阅读选举公报,他们不会在意政见是否浮滥,甚至鼓励参选人要切割国民党才不会「输」……

当攸关民生的重要选举变成一场只顾输赢的游戏,参与其中的人也变成一场闹剧,只能眼巴巴看着这些别有居心的候选人当选后,议会出席率低到离奇,只会抢在政论节目上说煽动话语,搭政策风向抢刮油水。选前不是说自己真骨力?为何选后就变成割不动的阑尾,除了等待发炎、瘫痪议事政治,根本没有作用——这就是我们的政党政治,你甘愿吗?

现在人就连买油都得斤斤计较,深怕买到黑心商品,但为什幺面对此般影响生计之大事,却可以随随便便,只凭文宣品那一张脸是否投缘就投票?

週六就要选举,或许你可以拿起选举公报,比对住家附近的竞选旗帜、文宣,把不敢贴上党徽的投机分子先圈起来,进行第一轮筛选,之后再细细研究政见。若巧遇这些隐藏党徽者想握手拜票,或许就当面问他:「能不能请你别再遮遮掩掩,把党徽戴起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台湾史必读经典,一次到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